南山區張振科、王麗霞家庭上榜全國文明家庭

2020-11-25 來源:創新南山

11月20日,中央文明委公佈了《關於表彰第六屆全國文明城市、文明村鎮、文明單位和第二屆全國文明家庭、文明校園及新一屆全國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工作先進的決定》。

深圳市2户家庭

獲評第二屆全國文明家庭

來自南山區的張振科、王麗霞家庭上榜

丈夫張振科是深圳灣邊檢站執勤十一隊一級警長,作為辦案骨幹,2020年度累計辦理遣返類案件80餘起、偷渡類案件3起。妻子王麗霞現任深圳灣邊檢站執勤一隊一級警長,疫情防控期間,累計驗放旅客7500餘人次,處置1名確診旅客。截至8月17日,經深圳灣口岸入境的42例輸入性病例中的7例,均由王麗霞所在執勤隊參與處置。張振科曾榮獲個人三等功一次,該家庭曾獲2020年“全國抗疫最美家庭”以及深圳市“十佳愛心家庭”

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,作為並肩奮戰在防範境外疫情輸入最前線的深圳“愛心家庭”,王麗霞和張振科既是夫妻,更是戰友,他們互相扶持,身前阻擋着風險,身後守護着國門,用心奉獻、用愛戰“疫”,共同守護着祖國的安寧。

下面,我們一起走進

深圳灣張振科王麗霞家庭的抗疫故事

張振科在工作中。

相距不到百米的牛郎織女

作為直面疫情風險的前台檢查員,隨着境外疫情輸入的風險持續加大,王麗霞和戰友們每天都要包在悶熱的防護服內,透過護目鏡上凝聚的汗珠,在入境的人羣中查找一個又一個可能的風險人員,封堵一個又一個可能的防控漏洞,工作異常忙碌緊張。丈夫張振科作為執法辦案民警,每天忙於處理各類違法違規案件,有時甚至要穿着防護服來來回回走上上萬步,下班更是沒個準點。夫妻二人工作地點雖然相距不到百米,但要想見上一面説句悄悄話,確是千難萬難,常常只能在恰巧碰到時,透着防護服匆匆打個問候的手勢。

多年來,工作繁忙,加上上班時間不一致,生活中夫妻倆相聚的時間並不多,在疫情防控工作中,更是如此。兩個年幼的孩子問爸爸最多的是:“媽媽什麼時候回來?”,而問媽媽最多的是:“爸爸什麼時候回來?”。雖然如此,夫妻倆都很少有抱怨的時候,他們一直相互理解、相互支持、相互尊重,因為他們有着共同的信仰和追求——為國站崗、守護平安

守住了國門,差點沒守住自己

隨着防控措施的不斷加強,經過連日的高強度工作後,今年2月19日,王麗霞累倒了。“你幫我看看水銀温度計,我是不是發燒了?”王麗霞自感身體不適,在測了體温之後,將温度計遞給張振科看,37.9度。張振科和王麗霞心裏同時咯噔一下。換做平時,37.9度的發熱,在王麗霞看來或許都算不上生病,但是在疫情期間,任何一點的體温異常都讓人敏感。

“沒…”張振科“沒事”兩個字還沒説完,便被王麗霞斬釘截鐵的聲音打斷了:“不行,從今天起,我一個人住在另外一個房間,進行自我隔離,直到我能確保自己沒事。”張振科雖然嘴上説着應該沒事,但心裏還是免不了擔心,也同意了王麗霞的做法。王麗霞在自我隔離期間,擔心的不是自己,更多的是擔心自己的家人,還有守護着的國門,萬一感染了,家人怎麼辦?口岸會受到多大的影響?王麗霞那幾天寢食難安。

所幸,經診治並無大礙,王麗霞懸着的心才終於放下:“又可以返回崗位了,隊裏的小夥伴們這些天肯定累壞了”。“守住了國門,守住了孩子,結果差點沒守住自己,你這也是失職。”張振科看着妻子,十分心疼。

疫情一開始,我們就做好了約定

“霞姐,您負責驗放的一名旅客確診了。”接到隊裏的通知後,王麗霞再一次搬進了那個房間,進行自我隔離。雖然自疫情發生那一天開始,這對夫妻就做好了心理準備,甚至早早地商量好萬一感染,孩子和老人的照顧問題,但當真正面對時,還是措手不及。

“我驗放的旅客確診了,雖然我不是密切接觸者,但為了安全,從今天開始我還到那個小房間住,等核酸檢測結果,你好好上班,不用擔心,應該沒事的。”王麗霞打着電話,對另一頭的張振科笑着説。掛掉電話,張振科什麼也沒説,只是按照原來的約定,細心照顧着兩個孩子和家裏老人。直到王麗霞檢測確定未受感染,張振科始終沒有多説什麼,只是常常盯着妻子自我隔離的房間發呆:“我們早就説好了,一個感染了,另一個就守好家、守好國,等着一家平安團聚,再並肩戰鬥。”

在共同抗“疫”期間,雖然小驚險不斷,但夫妻倆都始終樂觀自信,“我是最好的戰友,身邊有戰友、身後有祖國,沒什麼可擔心的”。凌晨1:00,王麗霞結束一天的工作返回家中,輕輕地親了親熟睡的孩子,儘量不發出聲響,因為張振科凌晨5:00要起牀,踏上前往口岸的路。

來源:南方+、讀特客户端

轉載請註明以上信息

往期精彩推薦

新時代大講堂邀你進入直播間!南山區委書記將講述“我眼中的四十年”

建面44萬平!深圳灣又有商用地出讓,可用於高端醫療、教育

“南山北”即將大變樣!“西麗中心區”法定圖則草案發布

本條微信部分圖片來自於網絡,如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及時聯繫我們刪除。

編輯: